首页>资讯服务>移民动态>移民到底有没有抢澳洲人饭碗?这份报告给了答案

移民到底有没有抢澳洲人饭碗?这份报告给了答案

2019-07-17 08:33发表 标签:移民动态

不少人对前总理特恩布尔于前年4月突然宣布废除457签证还记忆犹新。当时特恩布尔解释废除的原因是为了“保证澳洲人自己优先获得澳洲的工作机会”,457签证计划已经“失去可信度”。言下之意,就是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抢了澳洲人的饭碗。

澳洲前总理特恩布尔宣布废除457签证,图/The Australian

尽管这个政策遭遇了包括华裔社团在内的全澳多个社会团体、企业团体等的强烈反对,但是457临时工作签证仍然于2018年3月被新的TSS(人才短缺临时签证)所正式取代。这导致大量持457签证的人不得不另谋出路,甚至被迫离开澳洲。

澳洲人的工作果真被外国移民抢走了吗?澳大利亚经济发展委员会(CEDA)本周一发布了最新研究报告《临时移民的作用——影响澳洲社会和经济》,报告指出,临时技术移民并没有削弱澳大利亚工人的就业机会或条件。相反,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对待海外工人的“旋转门(revolving door)”现象却让很多企业“晕头转向”。

报告指出,技术移民,特别是持有临时技术工作签证的移民对于澳大利亚经济而言是“绝对的净利好”,并且对澳大利亚出生工人的工资或者工作参与率没有产生任何负面影响。

然而,尽管有经济证据表明移民属于利好,但是各级政府针对这一社区关切所做出的回应却是一出“旋转门”,包括审查、报告以及临时技术移民计划的频繁政策变化。

越来越紧的工作和移民签证政策

澳洲是移民国家,但是随着近年来国际上反“全球化”思潮的蔓延,有相当一部分的民众认为,移民导致澳大利亚人就业机会减少、工资增长停滞,即所谓的技术移民抢了澳洲人的饭碗,再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让“一国党”、“澳大利亚联合党(UAP)”等极右翼政治势力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为了迎合选民,获得选票,当时支持率岌岌可危的执政的联盟党政府非常愿意把移民与澳洲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联系起来,并从2017年开始,接连出台限制移民的政策。

于2018年3月生效的临时技能短缺签证计划(TSS)适用职业范围较457签证大幅缩小,年限为2-4年。其中,大多数申请人需要接受强制性的劳动力市场测试。而有效期为两年的短期签证,也不能再用作永久居留权的途径,吸引力大大减少。

CEDA的报告指出,由于缺乏事先的沟通和业界意见咨询,这一改变化让商界颇感意外。

而为了应对人口增长和城市拥堵的政治压力,联盟党政府在2019联邦选举前曾大肆宣传未来四年内削减永久移民的意图。即从每年19万人的配额减少至16万人,降幅大约为每年3万人。

“移民抢走工作”的论断被数据打脸

根据CEDA报告中提供的数据,截止到2014年的14年内,约有55%的临时技术签证持有者(52万人)转为永久签证。自2012年以来,在澳大利亚获得的所有永久技术签证中,有一半以上是根据临时技术签证计划在该国生活和工作的人。

CEDA认为,临时工作签证持有人占据了澳洲人的工作纯属谣言,报告给出的数据表明,70%的技术签证获得者居住在新南威尔士州(45%)和维多利亚州(25%),这正是澳大利亚失业率最低的两个州(失业率在4.4-4.7%)。

报告同时称,雇主滥用临时工作签证制度的现象并不普遍,临时工作签证持有人也没有(用低薪)拉低当地人的就业条件。一来拥有临时技术工作签证的人员占澳大利亚1350万就业人口的比例不到1%,二来其中一半人集中在四个行业,他们的平均年薪比本地人还要高,大约为95,000澳元。

2017/2018年获得签证最多的四大职业分别是开发程序员、ICT业务分析师、大学讲师和厨师。临时工作签证持有者人数前三名的国籍分别为英国、印度和菲律宾。

此外,临时技术移民不享受任何免费或有补贴的政府服务,但是他们仍然需要交税,这就给政府预算带来了净收益。

梅琳达·奇伦托表示,任何进一步收紧工作签证计划的行为,都有可能阻止跨国公司在澳大利亚开展业务。然而,允许公司内部人员的(跨国)流动将使澳大利亚更具吸引力。

她说:“能够从世界各地获得人才和技能对于企业提高竞争力非常重要。如果我们存在技术差距,但是又不能通过临时技术移民计划吸引人才来填补这种差距。那么,我们肯定需要反省我们的制度了。”

报告警告称,仅仅通过教育和培训不可能解决一系列迫在眉睫的就业挑战。

例如,到2030年,澳大利亚将面临多达123,000名的护士缺口。

到2026年需要新增18,000名网络安全人员。相比之下,澳大利亚大学每年培养的网络安全专业毕业生仅大约为500人。

改革现有的移民政策

CEDA的报告建议进行一系列改革,包括引入简化的途径为跨国企业将员工流动至澳大利亚提供便利;引入一项更为透明的系统,以识别技能短缺的领域;并取消“缺乏灵活性”的劳动力市场测试要求;以及让生产力委员会对TSS计划每五年至少审查一次等。

此外,报告还提议在签证申请获批前,赞助技术移民的企业无需缴纳相关费用至澳大利亚技能培训基金(Skilling Australia Fund)。并且,该基金的使用应更好地用于缓解技能短缺问题,而不是无关的培训。

梅琳达·奇伦托(Melinda Cilento)表示,2017年引入的签证变化导致持有临时技术移民签证的工人过渡到永久居留签证的难度增加。这一点可能会阻止澳大利亚吸引“全球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才”。

她说:“我们认为吸引技术人才来到澳大利亚,在工作场所展示自己的技能,在澳大利亚生活一段时间,以证明该签证计划对他们和他们所服务的企业有用,实际上是一件好事。”

澳洲临时移民规模:200万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每年16万永久居民,澳大利亚持有临时签证的人数更为庞大,大约为200万人。其中包括:国际学生、度假者、技术工人和最大的特殊签证类别——近70万新西兰公民。

这两百万人中的绝大多数选择居住在悉尼和墨尔本。尽管澳大利亚联邦政府鼓励更多的移民“下乡”去往偏远地区,但是目前这种状况在短时间内不太可能发生明显变化。

原因有很多,其中澳大利亚高校持续扩大留学生招生数量即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截至去年三月,澳大利亚有超过60万的国际留学生。由此也引发了对高校发展不均等的关注。很多课程由海外留学生(通常是中国留学生)所占据。

但是,澳大利亚大学校长和管理人员坚持认为,国际留学生的大规模增长是一件好事。因为,国际留学生往往需要支付相对更高的学费,可为澳大利亚教育产业注入大量资金。截至目前,国际教育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第三大出口产业。

自主评估
立即评估